您所在的位置:中国禅宗网 >> 六祖坛经 >> 坛经注解 >> 正文

六祖坛经笺注后序

作者:丁福保居士 来源:网络 更新时间:2014-08-20 点击:1836

   吾儒言经文错简者、起于刘向之校尚书、(见汉书艺文志)犹有古文可据也。疑经文脱简者、始于郑玄之注玉藻、(见礼记注)然尤不敢移其次第也。至北宋以后、始各以已意改古书。有所不通、辄言错简。六经几无完本。余波所渐、遂及丛林。于是六祖坛经、有言其错简者、则移其次第。有言其脱简者、则以他书补入。余以正德旧刻本校之、其窜乱之迹、尚未尽泯也。大凡古书之传于今者类如此、不独坛经为然。

  而余又考坛经之所传述者、即释迦佛在灵山会上付与初祖大迦叶之正法眼藏也。由初祖传至二十八祖达磨大师、始来中国。是为东土初祖。又传五代至弘忍大师、凡三十有二祖、皆密密相传、以一传一、余人不能得其法。自忍大师传法于六祖、六祖遂广传其法于天下。其门人又详叙之而为坛经。即今之所传者是也。其渊源远有端绪如此。余独怪坛经为宗门切要之书自唐以来千二百余年间、未见有人为之注者何也。岂视为浅近易晓、人人可以尽解耶。抑道在心悟、不在文字。我宗门下客、不必求知求解耶。夫以指指月、指本非月。非马喻马、马非非马。指与非马、犹之文字。借指可以见月、借非马可以明马。犹之借文字可以通经义。通经义可以明心见性。故文字为传道之器、得道则其器可投。

  文字如渡海之筏、到岸则其筏可舍。若未到岸未得道之时、文字究不可以不求甚解。此坛经之所以不可无笺注也。虽然。注书之虽。自古言之。汉儒注经、必引会数经、勘契密合、而后下笔。不第时代近古、多得遗闻而已。魏晋以降、儒者不遵师说、意主穿凿附会、汉学于是浸废矣。其后如杜征南之注左氏传、颜秘书之注两汉书。虽瞻博绝世、犹有摘其舛驳者。徐无党注五代史、寥寥数语、其于大义、毫无补益勿论矣。惟裴松之之注三国志、刘孝标之注世说新语、郦道元之注水经、皆能补原书所不载。其辞又雅驯、颇见魏晋风轨。李善之注文选、止引经史、不释述作意义。东坡尝称之、而诋五臣注为荒陋。凡此皆可为笺注家之鉴戒者也。后世之注佛经者皆宜据事征典、不妄加义。不可如王辅嗣之注易、郭子玄之注庄、屏实骛华、唯在发挥一己之意。盖佛氏之微言奥义、惟佛与佛能知其究竟。即二乘菩萨亦不可空谈妙悟、妄为度量也。善夫莲池大师之言曰、如经所言、有诸盲人、群手摸象。其摸象鼻者、云象如箕。其摸股者、云象如柱。其摸尾者、云象如帚。其摸腹者、云象如石。乃至摸眼则云如鼓风橐。摸耳则云如倒垂叶。摸蹄则云如覆地杯。人执所摸、互相是非、观者捧腹。今日谈经、何以异是。佛已涅槃、咨询无繇。出情识手、为想像摸。彼此角力、如盲讥盲、予实慨焉。莲池之说、可为经疏家空谭之药石也。

  昔李商隐为文、多检阅书册、左右鳞次、时号獭祭鱼。毛西河作试帖、陈书满几案、其夫人亦诋为獭祭。余谓注佛经者、独宜多检书册、以期多得考证。惟不可太涉泛滥、以失说经家谨严之体焉耳。若但为简单之经注、宜仿廖莹中世彩堂本韩文注、(徐氏翻刻本名东雅堂韩文)朱子诸集传例、及离骚集注例、悉削去诸家姓氏、汇辑群说、自为一书、然已不能免宋元人说经之窠臼矣。此余所以远祖汉儒经注、近法三国志世说文选等注、而为坛经之笺注也。笺与注、本是不同。笺之云者。说文云、表识书也。谓书所未尽、待我而表识之也。康成诗笺、昔人谓所以表明毛意、记识其事、故特称之为笺。今坛经中之各偈、大抵用笺者为多、因非笺不能达其意也。注之云者。稽典故、考舆地、详姓字、明训诂、识鸟兽草木之名也。注法之中、又分三端。一曰正注。宜引本事以解之者也。今坛经中所注之宝林、衣法、菩提树下开东山法门、(以上见第一品)知解宗、显宗记、(第八品)卓锡泉、(第七品)水晶钵、(第八品)六祖旧居、(第九品)嗣法四十三人、(第十品)等是其例也。一曰互注、宜沿波讨源、博采众说、以为佐证者也。今坛经中所注之此心成佛、生死事大、生死苦海、福何可救、识自本心、见自本性、(以上见第一品)用即了了分明、一切即一、一即一切、八万四千智慧、(第二品)有把茆盖头、(第八品)及他心通、(第九品)等是其例也。

  一曰训诂。解释其音义、而无害其文者也。今坛经中所注之獦獠偈颂碓薙(以上见第一品)等字是其例也。司马迁之言曰、好学深思、心知其意。此精思之谓也。班回之言曰、笃学好古、实事求是。此详考之谓也。详考始可言注。深思始可言笺。余学殖荒落、何敢插齿牙于著作之林、而为此经之笺注。盖欲于佛经笺解中自辟一径而行、一以援古德之言、示人以不蹈空疏之弊。一以便利根初学、阅之顿悟如来上乘、而为假诸文字为其筌蹄也。校勘既竣。复以释迦佛像及列代祖师像三十三尊冠诸首简。昔武梁祠、鲁灵光殿、皆图伟人事迹、而宋刻本列女传、亦有顾凯之之画像。借图像为感发兴起、由来旧矣。今此三十有三尊者、即佛祖传授大法之次第。学者既读斯文。则必想见其人。见其人而不得。则见其像如见其人也。如见其人之口口相传心心相印也。附图之意、盖在于斯。中华人民建国之八年十一月无锡丁福保识

 
  吾友邱菽园先生寄我刘世馨粤屑所载之六祖钵一条、谓‘六祖葬曹溪、故其真身衣钵在焉。建塔事之、白光冲天三日。后黄巢至曹溪、云雾昼晦、军人失道、致恭乞哀而去。南汉王刘鋹使迎衣钵、钵堕地、因舍田数十顷赎罪。肉身香熏如漆。其衣二、一乃达摩所传、西域屈□布缉绵花心织成者。一为唐元宗所赐、织成淡山水者。其钵非铜铁木石、人莫能识。明魏庄渠为广东提学、慨然欲辟佛、毁佛寺无数、至南华、击六祖相传之钵。又欲毁其寺、焚其衣。见钵现委鬼二字、惊而止。’菽园先生又曰、‘古今方言、有以孝子一名词、专指身服衰绖之人而言者。试证之后汉书、桓帝既葬、民士往哭陵者、计千百人、当时均唤作孝子。又证之三国志、有妄男子、惘惘然误入诸葛恪府内、时以其人实著孝服、故亦唤之为孝子。今广东俗语、犹存古意、凡衰绖在躬者、皆唤是孝子。六祖本广东人、应作广东谚矣。’附录于此、皆可为坛经补注之资料。且以志良友之益我于不忘也。
  
  民国十一年二月丁福保识
 
  • 上一篇文章:笺经杂记
  • 下一篇文章:六祖坛经笺注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