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中国禅宗网 >> 一花五叶 >> 曹溪法脉 >> 正文

续灯正统——卷二十一

作者:南海普陀嗣祖沙门西蜀 性统 集 来源:网络 更新时间:2013-02-07 点击:1739

  临济宗
 
  大鉴下第二十一世
 
  天童礼禅师法嗣
 
  宁波府育王横川如珙禅师
 
  永嘉林氏子。父崇夫。有处士名。季父为沙门。曰正则。师年十五。从其祝发。受具戒于广慈。初参石田薰。痴绝冲。无所入。继登太白。谒灭翁。咨决所疑。翁举南山筀笋东海乌贼话。师拟对。翁便打。师豁然有省。久之。为断桥所重。请分座。复举出世雁山之灵岩。次迁能仁瑞光。至元癸未。被旨住育王。
 
  僧问。如何是教外别传底句。师曰。不落玄妙。曰恁么则一超直入如来地。师曰。且缓缓。
 
  问。如何是学人行履处。师曰。你适才从甚处上来。曰如何得报四恩去。师曰。你且从适才路上下去。
 
  问。如何是闻复翳根除。师曰。一不成二不是。曰如何是尘消觉圆净。师曰。漏木杓破笊篱。
 
  问。僧问赵州。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州曰庭前柏树子。问庆云。云曰庭前无柏树。一等是问西来意。为甚所答不同。师曰。不是阇黎问。老僧也不知。
 
  上堂。地大水大火大风大。若一念无疑。地不能碍。若一念无爱。水不能溺。若一念无瞋。火不能烧。若一念无喜。风不能飘。如此即是无依道人。佛从无依生。若悟无依。佛亦无得。
 
  中秋上堂。马祖与百丈智藏南泉玩月。各呈自己见解。于月有甚交涉。月轮有圆有缺。孤光透彻。谓之月光菩萨。照破山河大地昏暗。开一切众生心地昏暗。老僧出母胎时。正当今夜。拈却门前大案山。放你诸人东去西去。
 
  上堂。鲁祖三昧最省力。才见僧来便面壁。育王三昧更省力。才见僧来便合掌。南山北山。如牛拽磨。脚瘦草鞋宽。地肥茄子大。
 
  上堂。妙明心印。印佛则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印法则狗衔赦书。诸侯避道。印僧则个个钵盂口向天。还有自印者么。若能自印。则行住坐卧。一一明了。
 
  上堂。本无纤尘法碍你眼睛。何得自昧。东西不辨。南北不分。千圣不传底事。只在你目前。不可错过。
 
  上堂。先佛有顶[寧*頁]一机。祖师有末后一句。总向诸人面前拈出。破知解窠窟。截生死根株。正体独露。妙用全真。一尘中现宝王刹。毛端上转大法轮。
 
  开炉上堂。僧出曰。丙丁童子来求火。师曰。归去生柴带叶烧。乃曰。古镜阔一丈。火炉阔一丈。火燄为三世诸佛说法。三世诸佛立地听。你诸人长连床上坐地听。

  上堂。百千三昧门。百千神通门。百千妙用门。你总入不得。为你被三昧碍。神通碍。妙用碍。直饶不碍。也入不得。
 
  夜参。少室无门户。如何便得通。夜深宁耐立。听我话西东。
 
  室中垂语曰。南山筀笋。东海乌贼。有僧遽掩师口曰。请和尚更道。师以手托开曰。朝看东南。暮观西北。
 
  举黄龙三关话。颂曰。佛手驴脚容易见。最难道处是生缘。黄梅不是周家子。七岁传衣便会禅。
 
  举鲁祖面壁话。颂曰。人来面壁成何事。要得心开现本源。空劫已前诸佛子。话头不举自然圆。
 
  师痛宗教滥觞古响喑郁。于是引宗据祖。屏遏时学。崖耸标立。不随俗好恶。其住育王能仁。皆自公选。不依阿苟荣。一日谓众曰。病叟今年六十六。死日将至。火化好。土化好。西堂唯庵曰。山前有片荒地。师即命迭石为塔。复自铭曰。天生一穴。藏吾枯骨。骨朽成土。土能生物。结个葫芦。挂赵州壁。永脱轮回。超三世佛。将示寂。书诀众语而化。世寿六十八。僧腊五十三。时至元己丑三月十八日也。奉全身瘗焉。有三会语录。行世。

  杭州府净慈石林行巩禅师
 
  初住安吉上方。迁思溪法宝隆兴黄龙吴郡承天。后住净慈。上堂。横眸碧汉。万国风清。垂手红尘。千峰日出。才恁么便不恁么。所以道。我此法印。为欲利益世间故说。在所游方。勿妄宣传。横按拄杖曰。佛灭二千二百单六载。沙门行巩。今于苕霅尽头。鼓钟清处。显示此印。丝毫无有妄者。卓拄杖曰。谨白。
 
  上堂。山静课华蜂股重。林空含箨笋肌明。倚栏不觉成痴兀。又得黄鹂唤一声。思溪恁么道。好吃拄杖六十。何故。为他不合随声逐色。
 
  上堂。水乡水廓地多湿。六月华蚊如铁。夜半起来笑不辍。烦恼不辍作甚么。床头一柄扇。无端又打折。
 
  上堂。三家村里。牛动尾巴。摇拂子曰与者个相去多少。掷拂子曰。洎合停囚长智。
 
  上堂。雪峰辊毬。禾山打鼓。秘魔擎叉。道吾作舞。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喝一喝下座。
 
  示众。尽大地是个金刚正体。向甚处着上座。芭蕉闻雷而抽。且道。是有情是无情。南屏山下。壁立三关。透不过者。一错百错。透得过者。千难万难。忽有不甘底出来道。既透得过。因甚么也难。去明日来。与你仔细相看。
 
  问僧。如何是你自己。僧拟对。师便推出。
 
  举黄龙见慈明因缘。颂曰。错错。戏海骊龙。冲霄俊鹤。老慈明无著摸。笑里重重露栓索。佛手一展日月昏。大江从此风涛恶。

  嘉兴府天宁冰谷衍禅师
 
  上堂。朔风何萧萧。吹彼岩下衣。家业久荒芜。游子胡不归。人生百岁岂长保。昨日少年今已老。翻忆寒山子。十年归不得。忘却来时道。
 
  上堂。劫石可消。恩情难断。拍膝一下曰。蒿冢青松下。年年挂纸钱。
 
  上堂。冷风疏雨做新年。寂寞寒冰古涧边。暖阁地炉煨榾柮。送穷不用火烧钱。
 
  圣节上堂。心正安。六国通天地阔。车书同风从虎云从龙。深惟海高惟嵩。万灵无处参化工。但知一气复鸿蒙。击拂子下座。
 
  苏州府虎丘云耕靖禅师
 
  上堂。我若不说破。恐汝不回头。我若说破。又恐诸人日后骂我去。
 
  上堂。山僧若真正举扬。河步亭。无汝着脚分。且抑下威光。随汝根器。未说超宗异目。若知得虎丘山高一百三十尺舍利塔。是隋朝建立。也许汝有个入处。甘心下劣。又争怪得老僧。
 
  上堂。龙门无宿客。个个无退步底道理。矮疏山。三千里外卖布单。跛云门。被拶折脚。一等恁么行脚。岂是等闲。不似汝辈只管悠悠过日。
 
  浴佛上堂。我观如来。前际不来。后际不去。今亦不住。且道。大殿里香汤沐浴个甚么。若也会得。手中杓子。拈放自由。其或未然。明年此日。依旧胡泼乱泼。

  上堂。冷如冰霜。细如米末。水不能漂。火不能热。王母画下云旗翻。子规夜啼山竹裂。
 
  上堂。古人道。依经解义。三世佛冤。离经一字。还同魔说。依与离既不可得。毕竟如何。卓拄杖曰。渔人只看丝纶上。不见芦华对蓼红。
 
  上堂。拈拄杖曰。云耕看山玩水。拄杖子亦看山玩水。云耕浑身病苦。拄杖子亦浑身病苦。云耕脱体轻安。拄杖子亦脱体轻安。卓拄杖曰。擘开华岳易。除却爱憎难。

  道场岩禅师法嗣
 
  杭州府径山虚堂智愚禅师
 
  四明人。首参运庵颜。言下了旨。出世嘉禾兴圣。迁光孝。婺之宝林。明之显孝。延福瑞岩。育王柏岩。杭之净慈。咸淳末。被旨住径山。历住十刹。室中垂语曰。己眼未明底。因甚将虚空作布裤着。画地为牢。因甚透者个不过。入海算沙底。因甚向针锋头上翘足。

  僧问。声前一句。不堕常机。转位就功。如何相见。师曰。问讯不出手。曰且道天子万年。又作么生。师曰。瑞草生嘉运。灵华结早春。曰直得九州四海雷动风飞。师曰。出门惟恐不先到。
 
  上堂。春风如刀。春雨如膏。衲僧门下。何用忉忉。

  上堂。言而足。终日言而尽道。言而不足。终日言而尽物。且道。道与物是一是二。若道是一。为甚么客山高主山低。若道是二。怎奈云天地一指。万物一马。个里缁素得出。还你草鞋钱。其或不然。但愿来年蚕麦熟。罗睺罗儿与一文。
 
  结夏上堂。有一人日消万两黄金。同此圣制。只是无人识得。若有人识得。许伊日消万两黄金。
 
  上堂。宝林初无门墙与人近傍。亦不置之于无何有之乡。只要诸人如铁入土。与土俱化。然后可以发越。其如运粪入者。吾末如之何。
 
  上堂。举松源临寂告众曰。久参兄弟。正路上行者有。只不能用黑豆法。临济之道将泯绝无闻。伤哉。师曰。鹫峰老人。大似倚杖骑马。虽无僵仆之患。未免旁观者丑。
 
  晚住净慈。入院日。参徒问答次。忽天使传旨。问赵州因甚八十行脚。虚堂因甚八十住山。师乃举赵州行脚到临济话。颂曰。赵州八十方行脚。虚堂八十再住山。别有一机恢佛祖。九重城里动龙颜。天使以颂回奏。上大悦。
 
  举东寺示众心不是佛。智不是道。剑去久矣。尔方刻舟话。颂曰。昨日因过竹院西。邻家稚子隔溪啼。山寒水肃半黄落。无数归鸦卜树栖。
 
  举大慈上堂曰。山僧不解答话。祇解识病。时有僧出。慈便归方丈话。颂曰。轻如毫末重如山。地角天涯去复还。黄叶陨时山骨露。水边依旧石生班。□□□□十月初八日。示寂。塔于径山直岭下曰天然。高丽国。尝请师供养八载。问法弟子尝随千指。嘉靖间。王遣法嗣来山扫塔。
 
  宁波府天童石帆衍禅师

  举陆亘大夫问南泉何姓。泉曰姓王。曰还有眷属也无。泉曰四臣不昧。曰王居何位。泉曰玉殿苔生。曰玉殿苔生时如何。泉曰不居正位话颂曰。金鸭香消更漏深。沉沉玉殿紫苔生。高空有月千门照。大道无人独自行。
 
  举大颠摈首座因缘。颂曰。一串摩尼。觌面当机。赚杀首座。疑杀昌黎。弄尽许多穷伎俩。春秋元自不曾知。
 
  金山开禅师法嗣

  杭州府径山石溪心月禅师
 
  西蜀眉州人。举僧问九峰。如何是学人自己。峰曰更问阿谁。曰便恁么承当时如何。峰曰须弥还更戴须弥话。颂曰。自家冷暖自家知。祖意何须更问谁。全体承当全体是。须弥顶上戴须弥。
 
  举。晦堂因黄山谷问。捷径处乞师指示。堂曰。祇如仲尼道。二三子以我为隐乎。吾无隐乎尔。太史居常如何理论。谷拟对。堂曰不是不是谷迷闷不已。一日侍堂山行。时方岩桂盛放。堂曰太史闻木稚香么。谷曰闻。堂曰吾无隐乎尔。谷释然即礼拜曰。和尚得恁么老婆心切。堂笑曰。祇要公到家耳。颂曰。渠侬家住白云乡。南北东西路渺茫。几度欲归归未得。忽闻岩蕙送幽香。
 
  举庞居士有男不婚有女不嫁话。颂曰。收拾山云海月情。团圞鼻直眼眉横。龟毛拂子兔角杖。敲得虚空嚗嚗声。
 
  举庞公访大同提笊篱因缘。拈曰。普济把定。被庞公痛处一锥。直得左转右侧。前依后随。笊篱提起处。相呼作舞时。若言依样画猫儿。定把黄金铸子期。
 
  僧问。如何是佛。师曰。矮子看戏。
 
  送僧还双林偈曰。未到双林见旧游。眉横新月眼横秋。寒暄未举宜先问。因甚桥流水不流。宋□□□□六月初九日示寂。

[NextPage]

  华藏通禅师法嗣
 
  杭州府径山虚舟普度禅师
 
  维扬江都史氏子。稍长无处俗意。母识其志。俾依郡之天宁出家。会与毕将运舟遇共语。毕大奇之曰。此儿短小精捍。音吐如钟。他日法门爪牙也。携归武林。从东堂院祖信受业。经五年去参方。初见铁牛印于灵隐。时无碍唱道荐福。师特往叩。碍问。不与万法为侣者。是甚么人。师曰。金香炉下铁昆仑。碍曰。将谓者矮子有长处。师曲躬作礼曰。谢和尚证明。天童晦岩光。大慈石岩琏。虎丘石室迪。相见皆器异。
 
  淳祐初。出世金陵半山。次迁润之金山。潭之鹿苑。抚之疏山。苏之承天。景定间。补天竺。旨升灵隐。咸淳乙丑。诏住径山。上堂。邪人说正法。正法悉皆邪。正人说邪法。邪法悉皆正。卓拄杖曰。邪耶正耶。又卓一卓曰。说耶不说耶。向者里拣辨得出。黄金为屋未为贵。玉食锦衣何足荣。
 
  上堂。万法是心光。诸缘惟性晓。本无迷悟人。只要今日了。既无迷悟。了个甚么。卓拄杖曰。千言万语无人会。又逐流莺过短墙。
 
  上堂。举云门示众曰。汝等诸人。在此过夏。山僧深不欲向你道。惜取眉毛好。师曰。云门灵龟曳尾。拂迹迹生。灵隐即不然。汝等诸人在此过夏。山僧直截向你道。口是祸门。
 
  举临济道。有一人论劫在途中不离家舍。有一人离家舍不在途中。那个合受人天供养话。颂曰。兔马有角。牛羊无角。寸尺毫釐。天地寥廓。潘阆倒骑驴。攧杀黄番绰。
 
  住径山。值火余。志图恢复。将有绪。俄示微恙。索笔大书曰。八十二年。驾无底船。踏翻归去。明月一天。掷笔而逝。时□□四月二十四日也。全身塔寺东十里罘罳坞之阳。
 
  瑞严岩禅师法嗣
 
  苏州府万寿讷堂辩禅师
 
  上堂。释迦老子。降诞王宫。初生下来。不妨令人疑着。及乎道天上天下唯吾独尊。败阙了也。后来冷地羞惭。四十九年三百余会。救搭也救搭不来。收拾也收拾不上。诸仁者。要见释迦老子底败阙处么。是非只为多开口。烦恼皆因强出头。
 
  上堂。你也在者里。我也在者里。人夫交接。两得相见。时清休唱太平歌。一贯文。籴三斗半米。二贯五百文。买一个大绢。好诸禅德。虽然如此。厨中有剩饭。路上有饥人。
 
  上堂。僧问古德。万境来侵时如何。德曰坐却着。古德有障断狂澜底手段。未免劳心费力。或有问金山。万境来侵时如何。只向他道。我既无心于万物。何妨万物常围绕。
 
  上堂。我若与你说破。将后必然骂我。我若不与你说破。又恐你因循蹉过。忽有个汉出来道。长老话堕了也。只向他道。老僧罪过。寄无准偈曰。鳖与猿交割不开。兄呼弟应似忘怀。及乎说到誵讹处。又却心肝不带来。
 
  苏州府虎丘清溪义禅师
 
  送僧偈曰。台山万迭入眉青。途路同行各奔程。清晓鸡啼茅店月。是谁先起唤师兄。
 
  雪窦谦禅师法嗣
 
  苏州府承天觉庵梦真禅师
 
  宣州人。八岁为僧。十九受具。二十行脚。所见尊宿。皆不能了决。慕无准。遂登径山叩见。每到室中。辄战怖。且忘却话头。自此不去入室。昼夜只是坐禅。一日廊下行。闻火板鸣有省。自以为得。于是入室。准问。你是吃粥吃饭僧。参禅学道僧。师抗声曰。吃粥吃饭僧。准曰。更须饱吃始得。师曰。谢和尚供养。自此只是看狗子无佛性话。既无入作处。乃过雪窦。见大歇。歇问。甚处来。师曰。径山来。歇曰。火后事作么生。师曰。五峰依旧插天高。歇曰。那事还曾坏么。师叉手向前曰。幸喜不曾动着。遂挂搭归堂。一夜更深。举首见琉璃灯。豁然大悟。从前所得。一时冰消瓦解。次日入室。歇举。如何是佛。三脚驴子弄蹄行。声未绝。师曰。一任[跳-兆+孛]跳。歇曰。甚处与杨岐相见。师曰。当面蹉过。歇曰。犹隔海在。师拍手呵呵大笑而出。久之开法永庆。迁连云。升何山。主承天。
 
  上堂。将心学佛。摄入魔宫。拟心参禅。堕在阴界。直饶嫌佛不肯做。被拄杖子穿过髑髅。恁么看来。直是无你用心处。拍案曰。携取诗书归旧隐。野花啼鸟一般春。
 
  上堂。庭前翠竹青青。砌下黄花郁郁。唤作真如体。又是般若用。唤作般若用。又是真如体。忽有个出来道。我见从上佛祖说了万千体用。不似承天者样蹊跷。莫是智过佛祖耶。杜撰臆说耶。卓拄杖曰。好向暮天沙上望。西风惊起雁行斜。
 
  上堂。韶国师道。通玄峰顶。不是人间。心外无法。满目青山。大众。韶国师好个颂子。只是打成两橛。承天亦有个颂。双峨峰顶。上是青天。夜半捉乌鸡。伸手不见掌。喝一喝。
 
  上堂。三伏热不似人心热。行路险不似人心险。万斛清风碧玉盘。不知谁共倚阑干。忽有个出来道。长老正恁么时。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向他道。作贼人心虚。
 
  举世尊初生。云门曰。我当时若见。一棒打杀与狗子吃。贵图天下太平话。颂曰。生来自恨错同条。铁铸心肝也合消。还你独尊三界内。奈何今日又明朝。
 
  至元间。有贤首宗讲主。奏请江南两浙名刹。易为华严教寺。奉旨南来抵承天。次日师升座。博引华严旨要。纵横放肆。问柝诸师论解纤微。若指诸掌。讲主闻所未闻。大沾法益。且谓承天长老尚如是。矧杭之钜刹大宗师耶。因回奏。遂寝前旨。
 
  □□府慧岩象潭泳禅师
 
  举无著至五台。与老翁吃茶次。翁拈起玻璃盏问。南方还有者个么。着曰无。翁曰。寻常将甚么吃茶。着无对因缘。颂曰。五台凝望思迟迟。白日青天被鬼迷。最苦一般难理会。玻璃盏子吃茶时。
 
  一关溥禅师
 
  举马祖令僧问大梅曰。和尚见马祖师。得个甚么。便住此山。梅曰。大师道即心即佛。我便向者里住因缘。颂曰。只将马祖铅刀子。裂破缦天铁网罗。碧沼夜敲荷叶雨。至今贫恨一身多。
 
  台州府国清溪西泽禅师

  普说。其略曰。参玄上士。行脚高流。拨草瞻风到一处所。便乃供下入门口[款-士+止]。谓之生死事大。无常迅速。众兄弟。生死若是有。从古至今。无有一人能免。生死若是无。争奈目前迁变何。生死亦有亦无。不有不无。当恁么时。还有漏网底么。既是走透无门。腊月三十日。撞到面前。毕竟如何支准。等是踏破草鞋。岁月飘忽。不可把玩。要须穷教去处分明。与前来入门口款。相应始得。
 
  示众。便只恁么歇去。则适来说出许多络索。甚处安着。直饶诸人一时不受。打迭得净尽。山僧却有个古话。举似诸人。记得长庆道。净洁打迭了。却须近前来就我觅。有一棒到你。当生惭愧。无一棒到你。又作么生。雪窦曰。净洁打迭了。却须近前来就我觅。有一棒到你。则屈着你。无一棒到你。与你平出。二大老好一棒。未免作得失论量。天封则不然。净洁打迭了。却须近前来就我觅。有一棒到你。华铺锦上。无一棒到你。霜加雪上。且道。前头为人。后头为人。辨明得出。后次挂牌时。却来通吐一上。
 
  宁波府雪窦霍山昭禅师
 
  上堂。即心即佛。嘉眉果阆。怀里有状。非心非佛。筠袁虔吉。头上插笔。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漳泉福建。头匾似扇。只可闻名。不可见面。
 
  净慈道禅师法嗣
 
  苏州府万寿高峰岳禅师
 
  题初祖像曰。开旗展阵入梁邦。未睹天颜早已降。纵有神通难转款。翩翩一苇渡长江。
 
  径山范禅师法嗣
 
  袁州府仰山雪岩祖钦禅师
 
  一字慧朗。闽漳州人。五岁出家。十六剃染。十八行脚。初参双林洎妙峰善石田薰诸老。无所发明。闻灭翁住净慈。怀香请益。翁示临济三顿痛棒话。亦无所入。遂上径山谒无准。锐志咨参。封被胁不至席者数载。一日上蒲团。忽然面前豁开如地陷。时中净裸裸地。静悄悄地。浮逼逼地。动相不生者半月余。自兹坐定碍膺十年。寻常入室。遇举主人公话。便可打[跳-兆+孛]跳。若教举起衲僧巴鼻。佛祖爪牙。更无下口处。后同忠石梁。过天目抬。眸见古柏。触着向来所得境界。和底一时飏下。碍膺之物。始爆然而散。从此不疑生。不疑死。不疑佛。不疑祖。彻见径山老人立地处。后出世潭之龙兴。次迁湘西道林。处州佛日。台州护圣。湖州光孝。咸淳己巳。始主席仰山。上堂。少林一曲。五传至于六祖。山深水寒。发太古之清音调。翻南岳九世。至于慈明。唱高和峻。奏绝听之希声。所以佛法。盛于江西湖南。恢恢然。浩浩然。不可得而名焉。岂料三百年来。土旷人稀。道随时变。黄钟大吕。寂而不作。郑音卫响。亦乃不闻。钦上座固无长处。既在浙江那畔。被一阵业风吹。到潭州城里。只得改腔换调。向十字街头。重翻此曲去也。且道。是何节拍。击拂子曰。万年欢。复举赵州曰。金佛不度炉。木佛不度火。泥佛不度水。真佛内里坐。师曰。揭示如来正体。发明向上宗猷。赵州固是好手。单是不合强生节目。新龙兴见处。又且不然。金佛度炉。木佛度火。泥佛度水。真佛聻。切忌话堕。忽有个汉出来道。你恁么。正是强生节目。拍膝一下曰。将谓无人证明。
 
  上堂。一见便见。一得永得。展手曰。撒开两手大家看。毕竟明明是何物。潭州内外。有一十八座城门。白日行人千千万万。往往来来。一任东西南北。
 
  谢首座维那上堂。人天眼目。佛祖纲维。千差万别。一以贯之。如何见得。克宾法战不胜。南泉斩却猫儿。
 
  上堂。春日晓烧痕青。布谷催耕处处鸣。虽然底事最分明只是不得将眼看并耳听。何故。才有一丝头。便有一丝头。
 
  上堂。石门巇险。玉峡潺湲。未到此间。不妨疑着。到则到矣。平展一句。又作么生。古路铁蛇横。
 
  浴佛上堂。四月八生悉达。九龙吐水浴金躯。云门一棒要打杀。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汝等诸人。还见黄面老子么。以拄杖一时打散。
 
  上堂。杜鹃啼血满华枝。底事匆匆苦劝归。归到故乡还似客。村村绿暗与红稀。函盖乾坤句。随波逐浪句。截断众流句。向者里荐得一串穿却。杨岐驴子三只脚。
 
  上堂。才恁么不恁么。有来繇没来繇。十里滩头廖胡子。钓得一双红鳞锦尾。放下却是条鳅。因甚如此。断岸孤舟。
 
  上堂。落华三月雨。残梦五更钟。声色都消尽。玄关又一重。却不得道。更须直下尽底掀翻。何故。须弥山。
 
  上堂。是亦刬非亦刬。令下无私。棒头有眼。因思黄檗道。汝等诸人。与么行脚。何处有今日。也是睦州担板。
 
  上堂。水不洗水。金不博金。青天白日。自古自今。山僧到者里。直是插手不入。汝等诸人。还信自己是仰山么。曹溪波浪如相似。无限平人被陆沉。
 
  上堂。道在日用。日用不知。饥只吃饭。寒只添衣。晴天暧日。挂枯梨点检。溪头梅树。向阳偷放南枝。
 
  上堂。春雨溟蒙。春云叆叇。忽然杲日当空。天不能遮。地不能载。正恁么时。如来禅且置。祖师禅未在。因甚如此。只许参不许会。
 
  上堂。呼六为五。破二作三。眼观东北。意在西南。仰山门下。却不用者般茶饭。何故。佛法不怕烂。
 
  上堂。纯清绝点。正是真常流注。打破镜来。未免一场狼藉。不若遇饭吃饭。遇茶吃茶。晓来独立空庭外。闲对寒梅几树花。
 
  上堂。熏风自南来。殿阁生微凉。诸佛出身处。切忌错商量。纵使言前荐得。句外承当。仰山敢道未在。何故。嫩竹敲风鸣翡翠。芰荷翻雨泼鸳鸯。
 
  上堂。海水不可斗量。虚空不可尺度。净地不可撒沙。烂泥不可着脚。者四转语。转转有落处。且道。落在甚么处。东京大相国寺里。有树芭蕉。风吹雨打。一似破袈裟。
 
  上堂。有句无句。如藤倚树。白鹭下田千点雪。黄鹂上树一枝花。三千里外。卖却布单。不远而来。因甚放下泥盘呵呵大笑。毗婆尸佛早留心。直至如今不得妙。
 
  上堂。禅。树上叫喧喧。道。门前风浩浩。冷地思量真好笑。且道。笑个甚么。等闲拾得郑州梨。看来却是青州枣。
 
  上堂。个事本成现。觅则不可见。白圭本无瑕。琢磨翻成玷。执之以实法。空中生闪电。视之为等闲。脚下添红线。珍重学道人。好好看方便。作么生。急须着眼看仙人。莫看仙人手中扇。
 
  僧问。如何是德山棒。师曰。穿过你髑髅。曰如何是临济喝。师曰。还闻么。
 
  问。如何是沩仰宗。师曰。父慈子孝。曰如何是临济宗。师曰。迅雷不及掩耳。曰如何是曹洞宗。师曰。三更不借夜明帘。曰如何是云门宗。师曰。体露金风。曰如何是法眼宗。师曰。山自青木自绿。曰五家宗派蒙师指。向上宗乘事若何。师曰。头顶天脚踏地。
 
  师悯纲宗失据。因为提挈拈颂。激扬敲唱。见谛超宗。一时宗风为之振起。元世祖赐赉尊礼。至元丁亥。寄竹篦尘拂。及绿水青山一同授记。与高峰原妙。以赞示曰。上大今已无人。雪岩可知礼也。虚名塞破乾坤。分付原妙侍者。寿七十余。示寂。

  • 上一篇文章:续灯正统——卷二十二
  • 下一篇文章:续灯正统——卷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