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中国禅宗网 >> 一花五叶 >> 禅宗五家 >> 曹洞宗 >> 正文

重编曹洞五位显诀——卷二

作者:门人 后曹山 慧霞 编 门人 广辉 晦然 补 来源:网络 更新时间:2012-12-11 点击:2699

  天童四借颂

  补曰。此四明宏智禅师颂及提唱语句。颇多衡鉴。故并录之。余亦例此。

  苹末风休夜正央  水天虚碧共秋光
  月船不犯东西岸  谁信篙工用意良

  借功明位。

  六户灵通路不迷  大阳影里不留机
  纵横妙展无私化  恰恰行从乌道归

  借位明功。

  识尽甘辛百草头  鼻无牵索得优游
  不知有却成知有  始信南泉唤作牛

  借借不借借。

  霜重风严境寂寥  玉关金锁手慵敌
  寒松昼夜无灵籁  老[鴳-女+隹]移栖空月巢

  全超不借借。

  又上堂云。同中有异。功忘就位。异中有同。在位借功。一步密移玄路转。全身放下劫壶空。隐隐密密。玲玲珑珑。记取深云须变豹。自然死水示藏龙。

  又上堂云。只个家风八面玲珑。斗柄横而河淡。多[鴳-女+隹]起而巢空。功中退步就位。位里转身借功。灵灵了了处。同中有异。湛湛澄澄处。异中有同。随宜也机轮宛转。妙应也关棙虚通。所以道。佛子住此地。即是佛受用。经行若坐卧。常在于其中。诸禅德。且道其中事作么生。良久云。万古碧潭空界月。再三捞捷始应知。

  又小参举僧问九峰。祖祖相传至分夜灯。师云。人人具足。个个圆成。有时点则不到。我也为你不得。有时到则不点。我也障你不得。诸禅德。明中就位脱尽廉纤。暗里借功却添光彩。还相委悉么。苍龙蜕骨月转夜。玄豹变文云弄暗。

  又小参云。衲僧家做得妙。田地自然稳密。受用不妨萧洒。有底如俊[鷂-缶+(工/山)]打鸠相似。打着打不着便恁么去。有底如钝猫候鼠相似。候着候不着只恁么守。直饶打得着候得出。若体若用自然有个省发处。所以沩山问仰山。终日只闻子声至和尚只得其体。兄弟。得体底人在里不被寂囚。得用底人在表不被物碍。自然成一家去。方知在体时体中得用。在用时用中得体。所以道借功明位用在体处。借位明功体在用处。且道总不借借时如何。偏正不曾离本位。纵横那涉语因缘。

  又拣云。亦有功勋中兼带似向上事。临时辨取如落净妙之处。则须知有事在。要去则去要止则止。千万宛转不得莽卤(一本莽卤下云。夫问答两家语势相报。皆不出五位也。但语有粗细。答有浅深。所以先师于非言句中强以言。皆为对缘而设斯要耳)。如大无明底人为全体不同阐提。阐提则知有事却挽。虽挽却成孝养。挽者不存祖佛及自己本分父母也。红烂底人为不归全担荷。不立至尊。大保任底人为刺脚入泥里。非小小护持。  释云。功勋中兼带者。如径山问马师。十二时中什么物为境。师云钦阇梨却须问取曹溪始得。又问洞山。十二时中如何奉献。山云无物。此例亦多。子细看寻。  补曰。通录曹山上堂。僧问如何是大阐提人。师云不惧业。僧云如何是无明人。师云始终不觉悟。僧云此二人谁在前。师云无明者。僧云阐提人为什么在后。师云向去者。僧云恁么则无明者不从今日去也。师云是。僧云。既不从今日去。无明从何处来。师云光处不敢入。僧云岂不是不明不暗。师云是。僧云正恁么时如何。师云不受触。  师复曰。阐提有多种。一类者是杀父.害母.出佛身血.破和合僧.毁坏伽蓝。此克定实报受种种苦。一类者亦所作如前。此则为杀无明父贪爱母。不信有佛法僧可破。有伽蓝可坏。计为业心所得。故堕情有。亦受种种虚妄果报如前。升降不同。一类者知有自己本来事呼为父母。不因外得。无修无证非因非果。不因师受。不从证行。所得不起父见曰杀。不起母见曰害。即是一切本分事不取不存。故曰杀害。才有纤毫奉重得味。不成知有自己事也。故曰大阐提。以此动拨妙力。即是从上宗乘体㞧家事承当。 要截玄道。破诸迂曲。即如新丰老人所玄示也。

  补云。前二与楞伽同。

  烘烂底人者 释云。有僧辞药山归乡去。药山问。有一人遍身烘烂卧在荆棘之中。僧云恁么则学人不归去。药山云。但知归去。与你休粮方。问如何是休粮方。山云每日上堂不咬破一粒米也。曹山云。只如古德有云。遍身烘烂底人祇是丑陋底人。一切人近不得。无拈掇处。更道卧在荆棘之中。只道在如今日用也。亦无作拈掇处。护持保任边事。遮里更有一问一答。问曹山遍身烘烂时如何。山云荷负。云荷负什么人。山云勿烘烂到阇梨。又问丑陋人与满身烘烂底人阿那个是重。山云大丑陋底人重。 颂曰。遍身烘烂是何人。荆棘为家谁敢亲。欲识但将休料药。直须护取本来身。

  大保任底人者。释云。曹山举问僧。大保任底人保任个什么。自代云。终日在背后不曾[覤-儿+丘]着。有人问云岩。保任底人与那个。是一是二。岩云。如一机之绢。是一段是两段。此例语甚多。不能具举也。

  他智上座临迁化时向人道。云岩不知有。我悔当时不向伊说。虽然如此。且不违于药山蔡子。

  释云。此语有两义。直须子细看。一者道吾共云岩在药山时。吾先入方丈黑处侍立次。云岩问药山。南泉有言。唤作如如早是变也。须向异类中行。如何是异类中行。山云。今日劳倦。不能向你说。且去明日来。此时道吾先出来。后云岩出来。道吾问。适来问什么事。岩具举似道吾。吾云和尚道什么。岩云不与我说。吾当时咬齿便休。所以道吾云。云岩不知有。不知有者。只是异类中行不可道。不可知有宗门向上事。是故云不违于药山。言绍继也。作蔡子者。谓嫡子也。此是虚言不是那个也。又然且不违于药山者。有人云。此语属道吾。道吾意者虽不向伊说。然我且不违于药山也。不违者。不辜负也。此语一时举明二先德密意也。一者道吾云不知有者。此是道吾举唱之语。却存其不知有。又明异类中行。所以问云居。云岩不知有此意如何。居云不可得不可有。约云居助明其不知有之事也。我悔不向他说然且不违于药山者。此是道吾独自保持之语也。 补曰。蔡子连上谈而智自谓耶。连下而谓旁人耶。各有其说。无左文。阙疑。

  看他智上座合作么生老婆也。

  释云。此语有二意。一者刺其道吾。二者赞道吾。道吾赞语却当也。

  南泉云异类中行。

  释云。言云岩不知有此行也。

  且密阇梨不知有。

  释云。此是权借之言也。盖覆前语也。近代有人云。此事是密也。汝等诸人不知有。阇梨者都呼乃未曾亲近师匠臆断图度之说也。方凿圆孔即此。言老宿举吾病时云岩遣密师伯问疚次。说此事因。此师伯却问。道吾云。且密阇梨不知有。此是道吾止遏之言也。又曹山云。有人问云岩如何是南泉异类中行。答云不得说着。说着则损着说底人。此是先师答异类中行语。若不知有。争解恁么道。据彼云居与曹山之语。实为举唱其中不知底之事。缅惟云岩大师药山襟喉之子。新丰胆仰为师。若不通异类中行。争能作人化主。禅门学者可不详。颂曰。独举南泉异类行。也曾问决被人轻。莫言戴角披毛子。且听当时告报声。

  先曹山本寂禅师逐位颂(并)注别拣

  补云。此题乃霞公白眉所置也。故其序亦云曹山大师新丰嫡嗣。将明五位。颂出五篇。辉序亦云。制颂排章若获神珠出海(云云)。且曹山父子是传家儿孙。自有相承旨诀。则是先曹山之作必矣。而林间录洞山作五位君臣标准。又作偈系其下云。又诸录皆云洞上逐位颂其说。不同如此。未敢详定。虽然。岂可以数百年外后贤传记为是。而以家之所传为非。今且以此录所载为正。

  正中偏 三更初夜月明前。

  拣云。里白未交时辨取。 又云萠芽未生之时。 又云只今是什么时。 又云。此中无日月。不说前后去也。

  莫怪相逢不相记。

  拣云。忘却也。 又云就也。又作么劫中违背来。恁么则俱拱手去也。隐隐犹怀旧时妍。

  拣云。此两句一意。终不相似。 又云圆也。 又今日重什么。 又恁么则不自欺得。

  偏中正。

  拣云。缘中会也。失晓老婆逢古镜。

  拣云。露也。 又适来又记得。 又是什么模样。 又云恁么则别不呈色。分明觌面别无真。

  拣云。即今㞧也。 又云只者个便是也。 又云失。 又恁么则未有真时较些子。争柰迷头还认影。

  拣云。不是本来头。又莫认影即是。 又终不记得。 又恁么则改不得也。

  正中来。

  拣云。过也。无中有路隔尘埃。

  拣云。无句中有句。 又云相随来也。 又从来事作么生。 又恁么则不相借也。但能不触当今讳。

  拣云。傍这个。 又云早是傍也。 又云自是一般人。 又云恁么则尽大地无第二人也。也胜前朝断舌才。

  拣云。非默。 又云更切于这个。 又终不切齿。 又云恁么则叮咛不得者。

  补云。林间录云。无尽居士尝向予曰。悟本大师作五位君臣偈。其正中来曰。但能莫触当今讳。也胜知朝断舌才。先德之意虽明妙挟。然知朝断舌必有本据而言。前古无断古事。矧又曰知朝尤无谓也。将非后无传录之误耶。予曰。旧本曰也胜前朝断舌才。意用隋贺若弼之父敦。为宇文护所忌。害之。临刑戒之曰。吾以舌死。引贺若舌以锥刺之出血使慎口。隋兴唐之前。前朝刺舌。非知朝明矣。然断舌刺舌意则同耳。无尽属予记之。

  偏中至。

  拣云。有句中来。两刃交锋不相避。

  拣云。主客不相触。 又云。彼彼不伤也。箭箭相柱脉脉不断。 又云不相敌者。 又恁么则却不相管。

  好手还同火里莲。

  拣云。坏不得。 又云谁是得便者。 又云弱于阿谁。 又恁么则终不作第二人也。宛然自有冲天意。

  拣云。不从人得。 又恁么则不借也。 又云非本有。 又恁么则己亦不存。 又云非己有。

  兼中到  

  拣云。妙挟。不落有无谁敢和。

  拣云。不当头。 又云他是作家。 又云正好商量。唤什么作商量。道将来云问。人人尽欲出时流。

  拣云。皆欲出类。 又云有什么出头处。 又动则死。 又恁么则随处快活也。折合还来炭里坐。

  拣云。即可知也。将知合作么生。 又云谩他不得。又恁么则赖得是某甲。

  补曰。凡此五位之立名。先后有多不同。如曹山室中录。僧问五位中何位对宾。师云汝即。 今问那个位。僧云某甲从偏位中来。请师正位中接。师云。不接。僧云为休么不接。师云恐落偏位中去。师复问僧。只如不接。是对宾是不对宾。僧云早见对宾了也。师云如是如是。又拣云。此位中事总就正位为主。若是正位中兼无言说。亦无对宾底道理。若是对宾。偏位极则处呼为对宾也。若是兼带等总是临时。索唤不同。或时对或时不对。亦呼为有语中无语。无语中有语。广如偏正位中所明。更有不入偏正位子语。方难为人。须是明眼底人始得不受指东划西。又僧宝传载有僧问曹山五位君臣旨诀。山云正位即属空界。本来无物。偏位即色界。有万形像。偏中至者舍事入理。正中来者背理就事。兼带者冥应众缘不堕诸有。非染非净非正非偏。故曰虚玄要道无著真宗。从上先德推此一位最妙最玄。要当详审辨明。君为正位。臣为偏位。臣向君是偏中正。君视臣是正中偏。君臣道合是兼带语。问如何是君。曰。妙德尊寰宇。高明朗大虚。又问如何是臣。曰。灵机宏圣道。真智利群生。又问如何是臣向君。曰。不坠诸异处。凝情望圣容。又问如何是君视臣。曰。妙容虽不动。光烛本无偏。又问如何是君臣道合。曰。混然无内外。和融上下平。又曰以君臣偏正言者不欲犯中。故臣称君不敢斥言是也。此吾法之宗要也。 释云。五位者。一正位。不涉缘也。二偏位。涉缘也。三偏中正。兼缘施设。皆归正位故也。四正中偏。正位不独立。须假偏位现故。五相兼带来(云云。此与白眉序同)。广灯录云。汾阳昭禅师遍历丛林洞达玄旨。因与戒禅师语及曹洞机要。遂云五位参寻切要知。纤毫才动已相违。金刚透匣谁能用。唯有那吒第一机。举目便令三界静。振令还使九天归。正中妙挟通回互。拟议锋铓央却威。 师颂毕。有僧问如何是正中来。师云旱地莲花朵朵开。学云开后如何。师云。金药银丝承玉露。高僧不坐凤凰台。问如何是正中偏。师云。玉免就明初夜后。金鸡须报五更前。问如何是偏中正。师云。毫末成大树。滴水作江河。问如何是兼中至。师云。意气不从天地得。英雄岂借四时推。问如何是兼中到。师云。玉女抛梭机轧轧。石人打鼓响[音*(ㄆ/斗)][音*(ㄆ/斗)]。因僧请益逐位颂出。

 

[NextPage]

  正中来  金刚宝剑拂天开  一片神光横世界  晶辉朗耀绝尘埃

  正中偏  霹雳机锋着眼看  石火电光犹是钝  思量拟议隔千山

  偏中正  看取轮王行正令  七金千子总随身  途中犹自觅金镜

  兼中至  三岁金毛牙爪备  千妖百怪出头来  哮吼一声皆伏地

  兼中到  大现无功休作造  木牛步步火中行  真个法王妙中妙

  慈明和尚颂

  正中偏  半夜乌鸡室里鸣  海底然灯光世界  石上栽花长枝灵

  偏中正  日落西山观异影  分明景像显宗乘  休把迷头窥月井

  正中来  木马生儿遍九垓  进退任行通鸟道  岂并巢居界内隈

  兼中至  彼彼丈夫全意气  矛头交互不伤锋  展拓纵横不相离

  兼中到  黑白已前休作造  须明露柱未生儿  莫认狂辞途蹃走

  都颂

  偏中归正极幽玄  正去偏来理事全
  须知正位非言说  朕兆依俙属有缘
  兼至去来兴妙有  到兼何更逐言诠
  出没岂能说世界  荡荡无依鸟道玄

  大阳楷五位答问

  大阳楷禅师因僧问如何是正位。师云。言前不布彩。一句是非前。如何是偏位。师云。万仞峰前卓五彩。如何是正中偏。师云。夜半不须问户牖。暗中谁辨𨓏来源。如何是偏中正。师云。天晓便藏无影木。依俙兆象露云遮。如何是兼中到。师云。他家自有通心在。曲新终不落今时。

  道吾真五位答问

  道吾真因僧问如何是正中来。答云皎洁乾坤震地雷。如何是正中偏。曰诸子投来见大仙。如何是偏中正。曰万水千山明似镜。如何是兼中至。曰施设纵横无所畏。如何是兼中到。曰黑白来分已前过。

  则之禅师五位颂

  正中偏  日下朝南斗  东山水上行  闰年时候晚  天晓报三更

  偏中正  头角初彰现  谁寻异路行  将军堂上老  卧听凯歌声

  正中来  切忌当头语  高深玉殿开  旧时行李处  宿雨长莓苔

  兼中至  自古知音少  而今莫问渠  口方眉剔起  闭却五天书

  兼中到  觌面无阿曲  清风触袖寒  花开枝木上  着意大家看

  天童觉和尚颂

  正中偏  霁碧星河冷浸干  半夜木童敲月户  暗中惊破玉人眠

  偏中正  海云依约神山顶  归人鬓变白垂丝  羞对秦台寒照影

  正中来  月夜长鲲蜕甲开  大背磨天振云羽  翔游鸟道类难说

  兼中至  觌面不须相忌讳  风化无伤的意玄  光中有路天然异

  兼中到  斗柄横斜天未晓  [鴳-女+隹]梦初醒露气寒  旧巢飞出云松倒

  又小参。僧问如何是正中偏。师云天共白云晓。如何是偏中正。师云水和明月流。如何是正中来。师云。莫道鲲鲸无羽翼。今日亲从鸟道回。如何是偏中至。师云。当机不回互。觌面无后先。如何是兼中到。师云。宝殿无人不侍立。不种梧桐免凤来。五位已蒙师指示。向上还更有事也无。师云有。如何是向上事。师云。乍可截舌。谁敢当头。

  妙喜示众

  妙喜示众云。又有一种以偏正回互为宗旨。以黑白圈儿作五位形相。以全黑圈儿为威音那畔父母未生空劫已前混沌未分事。谓之正位。以二分黑一分白圈儿为正中偏。却来白处说黑底。又不得犯着黑字。犯着黑字即触讳矣。更引洞山颂曰。正中偏。三更初夜月明前。谓能回互只言三更。三更是黑。初夜是黑。月明前是黑。不言黑而言三更初夜月明前。是能回互不触讳。以两分白一分黑圈儿为偏中正。却来黑处说白底。而不得犯著白底消息。颂云。偏中正。失晓老婆逢古镜。不言明与白而言失晓与古镜。是能回互明与白字而不触讳。盖失晓是暗中之明。古镜亦是暗中之明。老婆头白不说白而言老婆。白在其中矣。能回互白字故也。又说正中来。颂云。正中来。无中有路隔尘埃。或云出[蒺-矢+生]埃。谓凡有言句皆无中唱出。便自挟妙了也。无不从正位中来。或明或暗或至或到。皆挟挟通宗。凡一位皆具此五事。如掌之五指。无少无剩。兼中至。谓兼黑兼白兼偏兼正而至。何谓至。如人归家未到而至。别业乃在途为人边事。亦能回互。妙在体前。兼中到。谓兼前四位。皆挟妙而归正位。谓之折合归来炭里坐。是亦说黑处而回互黑字。不道黑而言炭或者。又谓曹山有言。正位者皆空界也。一向无物。偏位者即色界也。内有种种诸杂万像。兼中至者舍事入理。正中来者背理就事。兼带者即冥应众缘不堕诸有。非染非净无正无偏。故云虚玄要道无著真宗。从上先德推此一位最妙最玄。须是审详辨明当体。又说五位皆三字成句。偏正上下回互不犯中。中即正位也。说理说事教有明文。教外单传直指之道果如是否。若果如是。讨甚好曹山邪。只是口传心授底葛藤。既不如是。且古人意毕竟作么生。妙喜为你下个注脚。也要诸方捡点。不见汾阳道。面目现前壹任拣取。故净名云。但除其病而不除法。又首楞严云。汝以缘心听法。此法亦缘。古人一言半句虽是垂慈。皆在未屙已前着到。 金师子云。正位.偏位.正中来.偏中至.兼中到。据上所说。各有善巧之。

  元真长老拣

  补曰。此拣已被曹山所斥。然今人未知始末。抑亦不无长处。故古本亦并录之。要辨得失尔。

  正位却偏。亦圆两意。为问家未生曰偏。恁么时无人触拨。是两意曰圆。亦云主中主也。如云岩云。独脱物外。起众圣之前。

  偏位虽偏有两意。是语中无语。才有言语是偏。虽偏为语中无语。不触是两意。亦云客中主也。如问鲁祖出息不依众缘。入息不居蕴界而住。此意如何。祖云。有一人无出入息在。此答显语中异语也。又为问家偏故。答即当位。故云圆矣。

  或有正位中来者。无语中有语。问如何是祖师意。云待特牛生儿即向你说。又云。阇梨未问时某甲却记得。阇梨才问着某甲忘却。此无语中有语。此语虽主家语。亦宾主共用。亦云主中主。问。某甲拟问。道不得如何。云我亦道不得。此主客具足。如洞山问云岩。未有阴界时还道得不无。岩云你今还有否。此语为无语中有语也。

  或有偏位中来者。有语中无语。问如何是玄旨。云如死人舌。又问什么物恁么来。云说似一物即不中。此宾主共用。亦云客中主。又有功勋语中无语。问十二时中将何奉献。云无物。又如问洞山。先圣如今什么处去也。师云绝追游处去。此答话中似功勋边来。故云有语中无语。其实非功勋也。此语独来。故云偏也。或有相兼带来者。这里不迷始得。问光境俱亡复是何物。云圆碣碣地。若临时拣得出。亦唤作客中辨主。亦有别因缘相兼带来者。不定凡是正位中来。及论偏位中来。兼带来语中虽有主中主。客中主。亲疏有殊。亦属偏位。亦是傍语。若临时索唤来紧者。抽之归本位。又百丈云。离却咽喉唇吻道将一句来。学人道不得请师道。师云。我不辞向你道。恐后人欺我儿孙。云岩云师今还有否。师云丧我儿孙了也。又如问洞山。承和尚说刮骨禅。请和尚四方八面刮。云勿刮处。云和尚幸是好手为什么刮不得。师云你还听道世医拱手。此为问家兼带。故答即当头直现其事。是以问答俱不触着。故云相兼带来也。

  大约而言。问答两家语势相报皆不出两意焉。俱问语有粗细。答有浅深。所以洞山先师于非句中强以言也。此为对缘设欺妙旨。欲使后进之辈除疑遣惑识邪辨正。知宾主次第。达偏正之两端矣。

  宝箧论(新补)

  四明山大方广圆觉寺 自然 述

  夫五位者。洞山大师于接物中曲所标也。但属言教大约不出此五位焉。或微妙旨也。升洞山之堂。入洞山之室者。唯曹山矣。大师知其应数。是释天之灵。乃付以五位颂。曹山以宝之。尺璧寸金非羡也已。曲为后学引先德旨教以证之。曹山一人审之谛之。余皆混执一隅。涉其意想矣。吾曹明哲之友可谛详之矣。如其阘茸之者。随稳便说。拂席而起者五千。大师不制。此乃退亦佳也。此宗趣一一日月下罕遇一人耳。未参后学叨亲至友。乃遥承先人示训。每见滥㞧此意者各生根解。亦常痛于心髓。不能已已。略尽大要。目之为五位宝箧论云耳。

  正中偏者。为主中主也。但不涉缘。宛转不相触。事上道得。如黑白未分时辨取。得主中主也。非宾中主也。宾中主为对缘无语中有语。是正中偏也。就偏辨得唤作主中主也。所以圆也皆是傍这物转。妙含其理。不相触也。所以大师颂曰。正中偏。三更初夜明月前。曹山释云。黑白未分时。辨得则不涉缘㞧。只如黑白已分时辨得。不是主中主。则涉缘是宾中主也。唤作客中辨主。莫怪相逢不相识。隐隐犹怀旧日妍。曹山拣云。此句虽近。不相似。为主中主。不对缘故。相似则对。是客中主。虽对缘则不同功也。如云岩云。独脱物外。岂众圣之前。如未有众圣之前。岂非黑白未分例也灼然。曹山云。甚谛之。亦如黑豆未生芽时也。此例甚多。略举大纲。

  补曰。凡此论中屡言事上者。谓正中妙挟事也。

  偏中正者。此明涉缘不同功勋。为从语中辨得无言语底。所以却圆。虽涉门头不同从外入也。为从一言下便明得。虽小涉缘不同诸缘也。如白衣拜相则是诸缘。此假今日下断送则涉缘玄妙。大师云。如王索宝器。一锤下便断痕缝始得。又还假第二锤否。云先斩自身然后诛九族。且合作么生。石霜曰。一日生下一日王。亦云一拨当假一言拨。你之时是属缘。所以唤作缘便拨着了。直过那边承当得岂属缘耶。所以却圆。如王宫生太子。生下便在王宫。且不从外入。如一锤下断痕缝。当假一锤之时。是涉缘断痕缝然后岂属功也。然且不得认着这个。非王本有之器。故如王宫生下太子。虽是王种。未是王故。大师颂曰。偏中正。失晓老婆至还认影。此岂非认着这个也。盖涉缘是自今日悟。王宫太子不可便称王。一锤便断痕缝。不可认作王本有之器也。一体两义也。盖时节不同耳。非亲得洞山玄旨者。余其涉卜度意想尔。如问大师如何是佛。答曰非佛。佛是缘。为问处从缘故。故亦从缘向你道非佛。断送你过那边去。有一般汉向舌头上解。唤作以楔出楔。虽除得个佛。又争柰非佛何。不可先师云如是便休也。不可只空区名句也。如一锤下便须断痕缝始得。不可以楔出楔也。这边向你道非佛。拨你向那边。那边且合作么生承当。大难大难。奉劝吾曹后学切须子细。莫如盲驴信脚。须向总未有十方一切诸佛与尽法界众生已前㞧。此处若妙得㞧。自有语话分。终无不解语。佛不用学闲言闲句。先德云。但知心是佛。何处佛不解语。

  正位中来者。为语势从事上来也。唤作无语中有语。但傍这个转不相触也。正位者盖是一切诸佛及法界有情皆从此位流出。犹如众沤生于海水也。为对缘故曲标正位也。若不对缘且唤作什么。法身佛犹属缘。为变异故。南泉云。唤作如如早是变也。须向异类中行。问曹山如何是异。云。我若向你道。驴年得异么。又云。异中不合类。他与么道还涉缘否。又云黑豆未生芽时。药山云。我有一句子未曾向人说。道吾云相随来也。为语中妙叶事来。故云相随来也。雪峰云你入门时共你商量了也。国师云何不早问老僧。此例甚多。不能广引。奉劝吾曹后学第一谛明正位。须向未有法身佛已前。未有虚空已前。未有真如法界已前。体取法身是光。摩诃般若是光。无量寿是光。一切含灵与金刚体悉是光。且是个什么光。光未发时作么生㞧。光光尽属缘。若不对缘。正位何举。犹如空中钉撅。虽然如是。作家不可无语也。故洞山颂曰。正中来。无中至断舌才。但属缘尽是尘埃。作家但傍这里有语妙挟才。则得不伤也。伤则断舌。不语则如被生埋也。审之。

  补曰。生埋事盖用慕魄太子因缘。见岂函本经。

  偏中至者。为语中妙含至理。得不伤故。亦是宾中主。正中偏是主中主。偏中正是宾中主。正位中来是独脱来也。不论宾主耳。偏中至亦独从偏中妙叶不相触也。作家相见如两刃相向。剑刃上安立性命。不相触也。个中不是好手便是丧命。所以作家相见不可无语。故颂曰。偏中至。两刃至冲天志。为语来势不随偏故中含无语。分明满口道。不生痕朕故无缝罅。从者边过那边。故亦云语中无语也。如石霜云三只骰子抛不落。涌泉云无人得渠危。又云不挂寸丝。石霜云他无出入息。仰山云两口无一舌。此例甚多。

  兼带来者。不涉偏正二途。此位似玄路中而无玄路也。盖是语势全不立的虚空相似。呈之不着。为至妙也。如药山见遵布衲洗佛乃问曰。者个从你洗。还洗得那个么。曰把将那个来。师乃休。又药山带刀。道吾问背后底是什么。山蓦口研。又问今日供养罗汉还来也无。答曰你每日噇什么等是其类也。此例甚多。唤作兼带全无的的。只如者个物还的的么。若也的的则属物类也。古人云。千般比不得。万物况不成。然虽如此。不得一向不的的。所以洞山颂曰。兼中到。不落至炭里坐。且毕竟有人得此妙否。还待的的否。细详之。无令卜度堕于意思也。

  大凡语势亦不可一向执一隅。如待特牛生儿了我即向你道。又如空中鸟道。此不可以五位中辨。乃是玄学路来也。不同龟毛兔角者。盖是古谈。者个物如是。妙之最妙也。不同虚空又不同水中月也。盖别是一格妙谈。而教中举喻。摩尼珠在天即清。在人即浊。若以五色裹之则作五色。若置水中则作水色。体非五色。此盖古人通㞧个物性。 如傅大士云。未曾暂有。全体现前。虽乃现前。难追难访。又如当今世尊悟道偈云。因星得悟。悟后非星。不随于物。不是无星。物体妙尔。若向此辈明得渐可拨入正位也。大凡今人文字事处见。只解寻苗。不解从根辨。只如承根得活。则青黄有异。花卉多端。如佛果般若涅拌法身等类。至于生死烦恼有情无情等。色色不同。乃至言教布义深浅。若解向根下觑得。则苗无不晓也。如蜀中和尚云。我若一向举唱宗乘。稠岭内路须荒。此谈正位也。然后学者讳唤作正位。盖为不向根下㞧。只一向从苗作玄学㞧耳。如石霜云。斥其心意。忌说见听。至于法身佛是见听。此拨后进入正位也。只如离见听合到什么处。岑大士云。三世诸佛共尽法界众生。是摩诃般若光也。光未生时作么生委。此乃从根下摆撼也。如此彻人日月下其数几许也。若非彻明即大难也。奉劝吾曹直须子细研决。须作师子吼。莫作野干鸣。奉嘱奉嘱。

  安国和尚宝箧论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