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中国禅宗网 >> 一花五叶 >> 禅宗五家 >> 曹洞宗 >> 正文

重编曹洞五位显诀——卷一

作者:门人 后曹山 慧霞 编 门人 广辉 晦然 补 来源:网络 更新时间:2012-12-11 点击:2218

  洞山五位显诀

  补曰。善卿云。价初住新丰。晚迁洞山。大驾其道。立偏正五位。为当时首唱。今此亦云洞山显诀。则五位之设始自洞山。是天下之通论也。是以宝镜三昧歌与玄中铭.雪子吟.纲宗三偈等。词语多相同。皆出于悟本无疑矣。而僧宝传云。曹山欲辞洞山。山云。三更当来。授汝曲折。至中夜授章先云岩所付宝镜三昧.五位显诀.三渗漏。又赞曰。宝镜三昧。其词要妙。云岩以授洞山。疑药山所作也。先德惧属流布。多珍秘之。但五位偈三渗漏之语。见于禅书。据此则三昧显诀逐位颂三漏等文。皆似出于药山。与此不同。以何为正。今以管豹窥之。宝镜显诀三漏之旨。虽皆禀于药峤。至于着文设位流布丛林。则创自洞山。故天下称洞山五位。又亲承克家曹山父子皆云洞山显诀。此为明证。何必惑于后来之说乎。但祖上秘之。虑成路布。洞山大开户牖。无嫌底法遂乃立名定位施设不疑耳。故云显诀。意可知矣。或云宝镜三昧是药山之作。余皆洞山相承而述。父基子构其殆庶几。然药山门下有二宗途。道吾下至于石霜末山(即九峰也)而去。多以君臣父子用之。云岩下至于曹洞父子而来。多以偏正用之而兼含君父。若使宝镜三昧药山已有正偏回互三五之说者。秘于智而不传。独私于晟。使家风乃尔不同。何哉。又洞山不合得首唱之名。是可疑也。然则宝镜之作阙疑可也。至于显诀三渗漏则悟本之嘱。耽章彰彰矣。宝传中含胡为文。致生疑豫。惜矣。

  正位却偏。就偏辨得。是圆两意。

  曹山拣云。正位却偏者。为不对物。虽不对。物却具。 辉释云。却具者。具用也。 别时拣云。正中无用为偏。全用为圆。是两意。问。如何是全。云。不顾者。得底人也。此正位不明来也。若佛出世也恁么。若佛不出世也恁么。所以千圣万圣皆归正位承当。 释云。不顾者。此明具圆用也。又就偏辨得是圆两意者。偏中辨得正位。故云全。就偏辨得其正位。故云圆。偏正一一位具两意。偏正双圆体用俱全。故云两意。凡有涉缘言句。呼为用也。 又别拣云。夫先师所明偏正与兼带等。用先师本意。不为明功进修之位兼涉教句。直是格外玄谈要绝妙旨。祇明从上物体现前。冥叶古圣之道。今见诸学士诠拣先师意度。似有误彰。不免聊为叙其差当。愧在不混其功。于中或有借位明功。借功明位。缘绪多端。功在临时。看语来势。不负来机。妙在佳致尔。 补曰。尝阅广弘明集。讲肆诸释氏皆称学士。如云今学士如林。又妙玄云。学士光统(云云)。借功借位等。释文见下。 拣云。正中偏却具此一位。第一不得动着。 释云。洞山到田畔。有师僧插田。有一僧倒插。山问。阇梨因什么倒插。对云。心中活在。师不言归院。翌日众僧普请出。次日先出候问昨日倒插田僧出来。其僧末后出门。山问。阇梨昨日东园斫竹者谁。其僧罔测云不知。山云阇梨什么处人。云邓州人。山云老僧行脚时曾往过来。 又伪山大众作田次。山出门拟往作田处。恰遇仰山从田中上来。山问田中多少人。仰山便插锹子侧立。山云今日南山多有人刈茅。此等语例不常用也。子细详之。 拣云。如学士拣独脱物外起众圣之前云。是正位却圆。其实屈正位也。此例语是古人道。过迹尚存。犹未得语中无语。此复呼为非正位也。为语中有语。故此可呼为有病兼带。不得呼为相兼带来耳。 释云。此是曹山贬真和尚之语。若非深契玄枢。谁敢辨其邪正。一字褒贬。万古明规。独脱物外语者。来从肇法师论云。理为神御。独朗众圣之前。百丈云。我有语独脱物外。起于众圣之前。云岩因举此语云。我道独脱物外。岂众圣之前。此是云岩助明提举之语。所以起岂两字各有来由。玄学之徒须知的意。 补曰。正位之名。非局于洞上。元自乘教。如维摩经云。若声听人未入正位食此饭者。得入正位然后乃消。已入正位食此饭者。得心解脱然后乃消。 华严离世间品云。菩萨摩诃萨以一切空为所住处。善巧观察故。以无相为所住处。不出正位故(云云)。起信论云。此体用熏习有二种(云云)。释论云。一者未入正位。二者已入正位。云何为未入正位者。谓十信凡夫一切二乘三贤菩萨。未得正体智。不证如理故如本。一者未相应。谓凡夫二乘初发意菩萨等。以意识熏习。依信力故而修行。未得无分别心与体相应故。未得自在业修行与用相应故。云何为已入正位。谓十地菩萨。内得正体智。外得后得智。一分智用与如来等。唯本熏习力自然修行。增长真如。能灭无明故如本。二者已相应。谓法身菩萨得无分别心。与诸佛智用相应。唯依法力自然修行。熏习真如。亦灭无明。故岩头大师云。一个力在转处。犹如冰上葫芦子。等闲荡荡地。按着便转。若是正位中来。不合着规摸饾饤伊。唤作恁么时一物不思。亦云正句。湛湛地亦云孤峰。亦云顶王。

  偏位虽偏。亦圆两意。缘中辨得。是有语中无语。

  拣云。为用处不立的。不立的则真。不常用也 释云。偏位虽偏亦圆两意者。为缘中辨得。是有语中无语也。为用处不立的。不立的则真。不可常用也。偏正双现故云圆两意也。又缘中辨得。是有语中无语也者。谓涉缘明妙。借句现体。又用处不立的者。虽就用中。明为语中不伤。 又拣云。偏位虽偏亦圆者。用中无物不触是两意。虽就用中明。为语中不伤。此乃竟日道如不道。一般又云。偏位却圆。亦具缘中不触。 释云。用中无物不触两意者。宾主两意不触也。洞山问僧你名什么。僧云请和尚安名。师却称良价。僧无对。云居代云。恁么则无出头处。又云恁么则总被和尚占却也。又看上𤵙来礼拜洞山。洞山云来作什么。𤵙云不为和尚来。山云。若礼尊者。某甲则偏坐。曹山云。若礼尊者者。此明正面而去。某甲则偏坐者。此具两意。一识渠知有。二识渠不当头。云如何不当头。云不为和尚来是也。

  或有正位中来者。是无语中有语。

  拣云。正中来者不兼缘。如药山云。我有一句子。未曾向人说。道吾云相随来也。此是他妙㞧得。如湖南观察使语。此例甚多。事须合出。不得混尊卑呼为无语中有语。又我有一句子未曾向人说。此问答家须就出不得乘角。乘角则不知有故。

  释云。云岩问道吾。药山最后云。我有一句子未曾向人说。如何吾云相随来。又有人问云居。相随来者意如何。答说了也。如湖南观察使语者。百颜和尚问洞山从甚处来。山云湖南来。颜曰观察使姓什么(此问正位中事)。 山云不得姓。颜曰名什么。山云不得名。颜曰还理务也无(此问偏中事)。 山云他自有郎幙在。颜曰还出入否。山云不出入。颜曰岂不出入。山拂袖出去。来日参退。百颜自下僧堂前。问夜来新到在什么处。山称名良价。颜曰夜来赚进一转语。直得一夜坐卧不安。请阇梨堂头吃茶去。来茶罢。颜曰。请阇梨别为老僧下一转语。山云请师举。颜举前语云不出入。山云太尊贵生。颜喜曰。三十年住山。今日方遇一人同道。阇梨若在当山过夏。老僧足可依栖。此例甚多。事须合出不得混尊卑呼为无语中有语也。 又拣云。句句无语。不立尊贵。不落左右。故云正中来也。正位来明正位不涉缘。文引语例者。如黑豆未生芽时作么生。又如云有一人无出入息。又云未具胞胎时还有言句也无。十方诸佛出身处也。此例唤作无语中有语。 释云。王侍郎问三平。黑豆未生芽时作么生。平云诸佛亦不知。一句子未曾向人说前已明也。有一人无出入息者。道吾问石霜云。有一人无出入息速道将来。霜云不道。吾云因何不道。霜云不将来。又问鲁祖。出息不依众缘。入息不居阴界而住。此意如何。云有一人无出入息。 又南泉云。未具胞胎时还有语也无。此是南泉提起之语也。有人举问雪峰。峰云道有道无则吃三十棒。又问松庆。庆云从他自道。又举问曹山。山云有。云请。和尚傍瞥云将什么物闻。云聋者还闻也无。云聋者若得听则具耳目。云什么人得闻。云未具胞胎者。此例亦多唤作无语中有语也。又洞山云。今时学者欲得学。直须体取佛向上人始得。如今学者只知有十方诸佛。且不知有十方诸佛出身处。空知有佛不得成佛。有人问投子。如何是诸佛出身处。子云恶人。又有老宿云。诸佛谩我道。又云几向阇梨道。 又拣云。又有借事正位中来者。此一位答家须向偏位中明其体物。不得入正位明也。此一句要知先师问新罗僧。未过海时在什么处。无对自代云。祇今过海也在什么处。又如先师代慎征长老出柱杖语云。如今出也。有人辨得么。此例虽缘中认得。不同向去辨不得。恐后人收落功勋。将为向上事。 释云。两僧在一处手把柱杖。一僧指云这个柱杖出何处。一僧云雪地出。洞山不肯。自代云。如今出。有人辨得么。 又拣云。诸学士云。问祖师意。答拣待特牛生儿则向汝道。云此是正位中来。此一例语切不得呼为正位中来。可云玄学路中问答俱然也。别是一路。又不得呼为相兼带。为显明故。纵宾主回互。祇得呼为有病兼带。 释云。显明者。语中当明故也。药山云。我有一句子。待特牛生儿则为你说。有一僧黑处立云。特牛生儿了。只是和尚不说。云岩举似洞山。山云。此僧却见道理。只是不肯和尚。偈曰。无角特牛生得儿。才生头角被人欺。绝缝室内直须养。莫使常流造次窥。真和尚将却特牛语取入正位中来。

  或有偏位中来者。是有语中无语。

[NextPage]

  拣云。偏位中来者则兼缘。如云。即今往来底。唤作什么即得。无对。洞山自代云。不得不得。此例亦多。呼为有语中无语也。 释云。洞山问僧。三人同行。一人解语。一人不解语。那个一人是什么。对云。此岂不是辨得主客也。云是也。云如何是客。云语与不语俱是客。又云。如人解弄珠。不触手不落地。即今往来底唤作什么即得。无对。洞山自代云。不得不得。此问家涉缘来。答家不触正位而去也。有人问老宿。不得不得意作么生。宿云试断看。又云落在什么处。此例亦多。呼为有语中无语也。又拣云。语从四大声色中来。不立处所是非。故云缘中辨得是偏位中来也。引语例者。云如什么物恁么来。亦云光境俱忘复是何物。亦云定慧等学明见佛性。此例亦多。唤作有语中无语。 释云。六祖问让和尚什么处来。云嵩山安和尚处来。祖云什么物恁么来。云说似一物即不中。祖云还假修证否。云。修证即不无。不敢污染。祖云。如是如是。汝善护持。又光境俱忘。此是盘山语。 又黄檗从盐官领三百众到南泉。每为三百人说法次。南泉便到说法处云。借此道场还许一问否。檗云便请。泉问。定慧等学明见佛性。此理如何。云十二时中不依倚一物。泉云莫是长老见处么。云不敢。泉云将水价即且置。草鞋钱教什么人还。有僧举似洞山。山云责状了吃棒。雪峰依仰山。山举南泉问定慧等学明见佛性此理如何。云有一人不肯。泉云浆水价即且置草鞋钱教什么人还。若据南泉意者。掘抗赚虎不同诸家商量。黄檗格外宗师气宇如王。未必道不依倚一物。然自古相传如此耳。又拣云。偏位来明偏位涉缘。缘性无体。皆同正位。 释云。缘性无体者。言缘性无别体。故云正体也。又凡有涉缘。缘所明者皆归正位。故云同正位也。 又拣云。偏位中来者。就物明体。如云什么物恁么来。 又光境俱忘复是何物。此一例语寄功明位。亦是予旧举例。什么物恁么来此一例语。虽缘中认得。不同向去。又定慧等学明见佛性此理如何。此一例语亦予初举例语。又如光境俱忘为是教中之则。不同玄学只要于他教。则出宗门中玄学外事也。 释云。此是曾山高判也。未知南泉密意如何也。 补云。按辉本从又如光境至不同玄学等十六余字落失不举。故但云未知南泉意若何。 又拣云。祇如出息不依众缘。入息不居蕰界而住。此语全是功。不同缘中认得。亦是余旧举例。主家抽入正位云。有一人无出入息。令渠知有正位。 释云。南天竺国王请诸名德设斋转经次。诸德总转经。唯有般若多罗不转。嘿然而坐。王问尊者何故不转经。云。出息不依众缘。入息不居阴界而住。非但如是经。百千万亿卷。 又拣云。更有挟功极则净洁位。亦得呼为偏位中来。此难辨。须拣得出。 释云。挟功极则净洁位者。问洞山身命急切处如何。云莫杂种。云将何奉献。云将虚空奉献。云虚空与非空将来不相似。云道相似也得道不相似也得。云如何是相似。云目前。云如何是不相似。云目前不是。此例语是也。 又拣云。如学士拣僧问洞山如何是玄旨。山云如死人舌。又问十二时中将何奉献。云无物。云是偏位中来。此二例语不得呼为偏位中来。须各拣。若是玄旨一例语。可同于祖师意。如十二时中将何奉献。云无物。此一例语可同于功勋也。此二例语并不得呼为偏位及兼带也。前已明破了。是借功明位。借位明功同于此也。 释云。真和尚却将死人舌语收入偏位。甚有道理。曹山拣贬应有别意。有人举问曹山。如何是死人舌。答云待我鼻头。又举问老宿。宿云道什么。

  或有相兼带来者。这里不说有语无语语。这里直须正面而去。这里不得不圆转。事须圆转。

  拣云。相兼带来者。为语势不偏不正。不有不无。如全不全。似亏不亏。唯得正面而去也。去则不立的。不立的则至妙之言境不圆。常情之事也。如先师代文殊吃茶话云。惜取这个看得么。亦如翠微云每日噇什么。 释云。越州无著禅师到五台山巡游次。忽见一寺楼阁庄严。便入其寺。得遇文殊礼拜。文殊留无著吃茶次。文殊提起琉璃碗子云。彼中还有这个也无。着云无。殊云。既无。寻常将什么吃茶。着无对。洞山代云。莫道有。莫道无。但展两手云惜取这个看得么。翠征设罗汉次。有人问。今日供养罗汉。罗汉来也。还来也无。微云是你每日噇什么。圆转者。言护其正位也。

  然在途之语总是病。

  释云。涉缘明事不圆转。不盖覆。总是病也。不在途之语故云圆转语。例者陆亘大夫在溟州时(补曰。传灯作宣州。恐此录误矣。盖宣冥溟三写之讹)。 出迎南泉入城门次。大夫指雍门云。诸人总道雍门。和尚唤作什么。南泉云恐辱大夫风化。又问忽然贼来时作么生。泉云老僧罪过。 又云居问洞山。如何是西来的的意。山云。阇梨已后将把茅盖头。忽有人问阇梨。向他作么生道。对云某甲罪过。就中此语例者。圆转中妙妙圆转也。

  夫当人先须辨得语句正面而去。有语是恁么来。无语是恁么去。

  释云。有语是恁么来者。为对机故。无语是恁么去者。令归正位故。然主客回互用也。

  作家中不无言语。不涉有语无语。这个唤作兼带语。兼带语全无的的也。

  释云。圆转不触之语也。 拣云。相兼带来者。不落有语无语。如药山带刀语。此是兼带语。临时看语来势。或当头正面而去。或异中虚此。若不妙会则千里万里也。 释云。药山带刀行次。其刀鸣。道吾问和尚背后底是什么物。药山抽刀蓦口斫。有人问老宿。蓦口斫意作么生。云不敢向这里出头。又南泉到湖南礼拜东寺。寺问从何处来。泉云从江西来。云还将得马大师真来否。泉云祇这是。云背后底𡁠。南泉礼拜。有人举问招庆。庆云大似不知。此是兼带语。临时看语来势。 又正面而去者。僧问洞山。学人拟见和尚本来师。如何得见。山云年涯相似则无阻矣。无对。云居代云。恁么则不见和尚本来师。问南泉三身中那个最尊。云。三只骰子掷下。失劫一个。又陆亘大夫问南泉。弟子六合来。彼中还更有身在也无。泉云。留取这个语。分明举似后代作家。 又异中虚此者。洞山云头长三尺语。又乌儿白如雪语例。有人问茱萸。如何是沙门行。萸云行则不无。认觉则乖。僧举似洞山。山云何不问是什么行。其僧持此语却问茱萸是什么行。萸云佛行佛行。僧却举似洞山。山云。若不因阇梨。不识这个老兄。僧却问洞山如何是沙门行。山云自少养得一个儿。头长三尺。项短二寸。直至如今不奈何。僧举问曹山此义如何。山云阇梨自道看。云莫不称断事否。山唤某甲。僧应喏。山云。适来问什么事。将尺寸来向这里看。僧无对。又云百事及一切事总受说。唯有沙门不受说。佛尚不自知。合作么生说。又云天上人间测度不得。又问石霜。洞山道。自少养得一个儿。头长三尺。项短二寸。直至如今不奈何。此意如何。霜云大无明即是。云如何是大无明。霜却指傍边狗云。看有什么近处。又问云居。如何是头长三尺项短二寸。居云。从小至大。从大至小。不小不大。恁么时作么生。又问如何是头长三尺。居云日给难忘。云如何是项短二寸。居云不奈何。云如何是自少养得。居云知有。云如何是头长三尺。居云过于今时。云如何是直至如今不奈何。居云阇梨还奈何得么。此是先辈先宿遗言。岂不通此事。总是圆转不触之语也。虚此者。不触之言也。偈曰。头长项短是谁颜。问着全人敢面看。从此怀惭长掩户。不将消息到人间。又道吾在乐山时游山归来。药山问什么处去来。吾云游山去来。山云不离此室速道将来。吾云。山上乌儿头似雪。㵎下游鱼忙不彻。此等语例直须子细。不得造次。近代学士臆断者多。竞生异见。有人断云。沙门行者称断边语。头长三尺项短二寸者不称断语。所以就沙门边拈起向上事。此是曲会。未达根源。所以辨之。 又拣云。引相兼带来语例者。如文殊吃茶语。及这个人如今什么处去也。云岩云作么作么。又云即今作么生。此例甚多。释曰。吃茶语前已明。 又云岩共洞山锄姜地次。岩就先德事。洞山问。此人什么处去也。岩良久云作么作么。洞山云大迟生也。又问云居。佛未出。祖未传时如何。云即今作么生。又拣云。相兼带来。不涉偏正二途。此一位奇绝。妙旨难辨。号为兼带。皆为明这个一段事。况复偏正不同。 又拣云。夫相兼带来者。直须似文殊吃茶语。及先师答云岩锄姜语。并安和尚法堂语。及药山淳布衲洗佛语。于中最妙兼带无过此也(旧本欠此也二字)。 药山答道吾带刀语。及百丈下堂大众欲散未散时问云是什么。药山遥闻此语云在也(一作此)。 便道暗头兼带。借功明物借物明功。借过明功借功明过等来。若是药山与新丰并前诸德。所出超过。入正位。是玄谈奇特句已。次到小小得力者。则抽入正位。此例语常用也。吾缘住持多结。不及子细。略明少分许。汝等诸人不须容易轻慢。若更有疑滞。旋当决了。直须励力修行。令未来际不断。此事不得慢泄。或值纯朴者是奇器。亦不可隐耳。 释云。吃茶语。锄姜语。带刀语。前已明了。有人问西院安和尚。好个法堂。合著什么功德。安云作么作么。又澄(一作遵) 布衲在药山洗佛次。有僧问作什么。衲云洗佛。又问。只洗得这个。还洗得那个也无。云把来把来。无对。举问招庆。庆代云。与么则邪法难扶。又有老宿代云。在也。 又药山问众。近来有海兄信否。云有。山云近前来。有僧从百丈来者皆近前来。山问。海兄一日十二时中为说什么法。云三句外省去。六句外会取。亦云未得玄鉴者。但依了义教。有相亲分。山云。三千里外且喜勿交涉。复有僧报云。近有昙晟长老二十年在百丈为侍者。师遂唤近前来。问海兄寻常说什么法。晟云三句外省去。六句外会取。山又云三千里外且喜勿交涉。山又问更有什么言句。晟云。和尚说法了。大众下堂出门次。蓦唤众云是什么。众无对。山云何不早道。在此时。晟言下大悟。山又云。因汝识得百丈也。 暗头兼带语者。 忠国师蓦唤侍者。侍者来立。国师低头。侍者立多时出去。国师唤侍者。如是三度了。云。将谓我辜负汝。汝却辜负我。百丈举问赵州。国师三唤侍者。意作么生。州云。如人暗里书字。字虽不成。文彩已彰。又问曹山。国师三唤侍者。意作么生。曹山云。侍者第二遍回来云。某甲不信和尚唤。又百丈接一座主。主在师边久立。去出门外时。师便唤座主。主应喏却来侍立良久。丈唤如是三度。座主罔测便去。有人问药山。某甲有疑。山云且去且去。后令院主打钟。众僧上来立次。山云。适来有个阇梨道某甲有疑。唤来。众僧推出。山便撮胸拽向两步。然后与一推。向后云师。僧散去。又问曹山。清岁(或本作税又锐)孤贫。请师接济。山云近前来。其僧近前。山云泉州白家三盏酒。吃后犹道未尝杯。此等语亦多。难可尽举。寻思古人语路。

  ○借物明功者 沩山云。有句无句。如藤倚树。云岩无对。却举似道吾。吾特上来问。沩山见说。师有此语是否。山云是也。吾云请师举。沩山问道吾。吾云树倒藤枯时作么生。山云此人较些子。又夹山云倒树无根则不活。举问寂住。住云不许用功。此例非一。

  ○借功明物者 洞山游田次。朗上座指牛云。遮个须得看。恐吃稻去。山云若是好牛不吃稻。又问返本还源时如何。山云。如一片雪从天降下。若丝发大物。挂着则终不到地。此例语子细看寻。

  ○借过明功者 僧问洞山。暂时不在如同死人如何。山云好埋却。又云[自/宛]也。又云命绝也。又洞山云。知有底人解入地狱。不知有底人门外走过。此例甚多。就过明功也。

  ○借功明过者 问苕溪。如何是修行路。溪云好个阿师莫客作。南泉问陆亘大夫。十二时中作么生。夫云寸丝不挂。泉云犹是阶下汉。夫云弟子恁么道过在什么处。泉云。还知道有道之君不纳有智之臣。此例甚多。一一证之。

  ○借位明功者 有问药山。请和尚吃药食。山云不吃。云为什么不吃。山云消他底不得。云还有能消得底也无。山云有。云是什么人。山云不抱优婆夷者。云和尚为什么消他底不得。山拈起针线卷子云争奈者个何(补曰。学论优婆夷者。取处尘不染之意。言随染大悲大行)。

  又僧问曹山。眉与目还相识也无。山云不相识。云为什么不相识。山云为同在一处。云恁么则不分也。山云。眉且不是目。目且不是眉。云如何是目。山云端的去。云如何是眉。山云曹山却疑。云和尚为什么却疑。山云。若不疑。则端的去。此例就本位明功也。

  ○借功明位者 洞山问云岩。拟写和尚真得也无。岩云几得成。山云寻常写真得七八。岩云犹是失在。山云不失时如何。岩云直得十成。山云古人道直得十成不似时如何。岩云他无成数。又洞山勘僧云。心法双忘性即真。第几座。僧云第二座。山云因什么不与他第一座。无对。有一人代云。非心非法。山云心法双亡即是非法。何更如是道。无对。山自代云。真不得座。又问曹山。教云一句能吞百千万义。如何是一句。山云针札不入。此例亦多。细详之。